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魔兽领主 > 内容详情

写栀子花的抒情散文随笔_散文

时间:2020-10-16来源:泥灰岩段网 -[收藏本文]

  栀子花的的花朵是白色的,它分大栀子和小栀子两种,大的有拳头那么大,小的只有两三根手指头那么小。下面是美文阅读网小编给大家带来的写栀子花的抒情散文随笔,供大家欣赏。

  写栀子花的抒情散文随笔:栀子花,栀子香

  也许是由于栀子花树属于那种常绿灌木,且易于栽培和管理的缘故吧,在川西这个清雅秀丽,并且多雨的城市里,许多地方都用她来做绿化环境的树木了。而这些栀子花木也都按照自己的习性,在每个炎热的夏季来临之时,让栀子花儿悄然如期的挂上枝头,并散发出她们自身的体香来。

  不知道从何时起,我家这个院子里也栽上了许多的栀子花木。这院子里的栀子花也在属于自己的季节里吸引着院落里的那些爱花的老人,以及那些爱花的孩子们,总是情不自禁的去采摘。老人们摘回家去,好像是为了让栀子花儿的香气熏染她们的家,而孩子们却是图一时地兴起,摘到手里玩玩,不久也就玩腻了,抑或是有更吸引他们的东西出现了,就会随手的把那些个栀子花丢弃在地上。于是院落里你随处可见那些被遗弃的栀子花,这些离枝而枯萎的花朵、花瓣就成了我们每日清扫院坝时多出的一种垃圾了。很奇怪,清扫中竟也没有些许的惋惜,反而是漠视的感觉。

  每每栀子花开的时候,在这个城市的街角也总有不少无事可做的老太太们把栀子花儿串成一串沿街叫卖,似乎卖得还很便宜的。在我看来,栀子花儿是不值得我去鉴赏的。因为意识中,她们不过是老太太们临时用来粉饰她们的家,或者是卖了赚点零花钱,以及孩子们手里一时的玩物罢了,她们太平常了,平常得让我不屑一顾;而对于她们散发出的气息,也从未让我感到有什么独特之处。

  到了季节栀子花该开放了,就自然的开放了,要采摘的人们自然也没忘记了要采摘,可那些个栀子花却不曾打动过我这个自认为是爱山、爱水,爱花、爱草,爱一切清新、脱俗的自然美的我!记忆中,院子里的栀子花儿遵循着大自然赋予她的规律:花开花谢,一年又一年,周而复始。可我却始长春癫痫病医院靠谱吗终固执地对这满庭的白色花朵儿视而不见;对空气中弥漫着的她们的气息,嗅之,却浑然不觉。不知道为什么,在自己的骨子里竟有种拒绝她们的意识存在着。

  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在意起栀子花了?那还是在去年那个夏秋交替之时,一个好偶然的时候,听到了刘若英唱的那首《后来》:“栀子花,白花瓣,落在我蓝色白褶裙上……我低下头,闻见一阵芬芳……”当时就有一种别样的感觉涌上心头。虽说在歌里,栀子花不过是以一个故事的引子出现,可那赋有诗情画意的情景从此却开始在我眼前忽隐忽现起来,便有了想要观赏一番栀子花的想法,也有了要品味一番栀子花香的心绪。于是我寂寥的生活中竟开始有了期盼。

  今年新春伊始,我就已经开始耐着性子,等候着栀子花枝开始吐露新芽,又耐着性子等候到栀子花枝头挂起零星的花骨朵,眼看着被那绿装包裹的朵儿就要争艳吐芳了,心里也开始不平静起来,感觉所期盼的这一刻,不是盼了一年,而是有如一个世纪般那样悠长。很奇怪,还不曾看见栀子花儿绽放,就依稀感到有阵阵暗香袭人而来了。终于在这个夏季的一天清晨,迎来了这院子里栀子花儿羞涩开放的时刻。看着这花,万没想到这栀子花儿竟是如此的洁白,有如雨过天晴后,蔚蓝的天空中漂浮的朵朵白云般纤尘不染;嗅着这香,也万没想到她们的香气竟也会是如此的清馨宜人,令人陶醉。这一刻,我盼望已久,于是置身于这院子的栀子灌木丛中,感觉里,已经迷失了自我,万物仿佛都已不存在了,有的就只是这些开放的、纯白的栀子花儿和从她们身上散发的醇香之气了。半晌,回过神来,不由得自己一阵感叹,只是,却再也想不出该用什么样的形容词来形容此花此香了。感叹中,不免自责起来,没想到自己怎么会是如此的庸俗不堪,在身边就有如此洁白无暇可人的花儿竟不知道去欣赏,在眼前就有如此沁人心脾的香气却从不曾用心去品咂……我不仅对自己失望起来:唉,你的审美情趣那里去了?

  不好,采花的老太太来了,顽皮的小孩子也来了,那一刻我竟有了心疼的感觉,为那无辜的栀子花儿难过,为那就要失去的花容而失色,为那就要消失的香气而黯然神伤。刹那间,竟还有了想要阻止那些摘花的老太太和小孩子们的冲动……<南阳市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p>

  这天下午,看见老园工在清理草坪,于是就上前去搭讪。说起这院里的栀子花,他到颇有感触:去年修枝时修剪得多了些,今年的栀子花儿显然比往年少多了,这院内的栀子花的香气也不会有往年那样浓郁、持久了。你没这种感觉吗?他问我。我好惭愧的支吾道:呵呵,没有。他惊讶的看了我一眼,不在说什么了。是啊,我怎么就没发现呢?一直一来,我是多么的喜爱大自然的美景,看过那么多的山水田园、花草树木,唯独却忽略了我家这个院落里的栀子花儿,如果不是刘若英的那首《后来》唱得那样痛彻心骨、凄婉迷离,我想自己也不知猴年马月才会注意到这些栀子花,也不会有想要去呵护她们的那种感觉了。然而,我几乎盼了一年的栀子花,原本想要在她开花之即,细细的观赏她的容颜,想要在她开花之即,呼吸中装满她的芬芳,却不料:今年的花朵是最少的,香气自然也是最短的,在我还来不及仔细的观赏她的花容之时,就快没了她的踪影;在我还来不及细细地品味她的花香之时,就已经快没了她的气息。

  造物就真的是这样捉弄人的吗?我错过了院子里的栀子花儿开最灿烂的那些时候,也错过了院子里栀子花儿香气浓郁且持久的那些时候,当我开始在意她们的时候,没想到,却已有了无可奈何花落去的哀叹。好在,只要这院子里还有栀子花木,这栀子花儿开依旧会有时,栀子花儿的香气也依旧会有时。或许来年还会给我一个惊喜:会比今年的花儿更多,醇香之气更幽长,会给我这个迟来的赏花之人以补赏的机会,想到这些,心中多少有了点慰籍。

  转而,却不免又哀叹起来:那么人生旅途呢?我们每个人是否都曾或多或少地错过了些永远不再来的人或事呢?

  多雨的城市上空又开始飘落下带着愁绪的小雨。雨中,又飘来了刘若英唱的那首《后来》,听着,感受着,也默默的伤感着……

  写栀子花的抒情散文随笔:栀子花

  这样一个季节,又是一个栀子花开的季节,比起往日,少了一些繁华,却多了一些清静。在夜晚的微风中,闻到淡淡的香味,是那样的熟悉,我知道,那是栀子花。也许花并不起眼,却是香味传播很远睡眠癫痫用药咨询的花。在这样晚上,若不是花的提醒,我倒忘了,这是栀子花开的季节,也似乎忘记自己曾经怎样每天看一下,当初那里的栀子花开的日子。忘记了好友两三人在花树旁坐着聊天的事,或许,这是在提醒我逝去的日子中某些东西又回来了。

  在去年快毕业的晚上,也是在这样一个栀花刚开的晚上,在深夜的校园里静悄悄,只有偶尔的微风掠过。月光下,一朵,一朵白色的栀子花掩绿叶下,露出一点白色。忽然想起一位朋友说过,她很喜欢栀子花,于是我便心血来潮,采了一朵即将绽开的花苞,用白纸裹住,并在纸上写道不知从哪里看来的句子:“玫瑰花开的声音像箫,桂花开的声音像琴,栀子花开的声音象露珠滑过草叶一样轻盈,不知在你梦里是什么声音?”

  并将那花放到了她的文具盒里。这便是我送出的第一朵花,但与爱情无关,是一个朋友对另一个朋友的记忆,是一个考研人对另一个考研人在前途路途中的鼓励。现在我们依然同在一片星空下,一个城市里,却不知她在写完她的论文的时候,是否会嗅到这又一个栀子花开的季节的来临。在平日的忙忙碌碌里,会淡忘以往,但会在这寂静的星空下,像今晚,想起久未想起的往事,久未联系的朋友。

  下午的阵雨过后,有多少花朵沾满了梅雨时的雨珠,有多少朋友在这样的季节里记住对方?花的香很淡,却连绵不绝,是否像友情一样,清淡却不失其味,平和而不失其真?或许今晚便会接到电话:“你们学校栀子花开了没有?”

  写栀子花的抒情散文随笔:栀子花又开

  有人说:爱花的人都是爱生活的,既便坏也坏不到哪去,这话我信。因为我就是一个爱花之人,相信此话,同时也就是相信自己还不算一个太坏的人。

  对花的喜好跟年龄有很大的关系。小时候并不很喜欢花花草草,觉得世界上还有太多的美丽和精彩;上了岁数之后,撇去浮躁,还原到简单的时候,却发现自然的东西最美丽,比如清风明月,天籁之音。佛曰: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诚也。

  几年前,从市中心搬到郊外,就是看中那里有一前一后两个院子,种种花草挺合适。在寸土寸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癫痫科怎么样金的上海,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土地,是多么的弥足珍贵。栀子花是最早栽种的花草之一,是我们家的“黄埔一期”。后来又陆陆续续地种了些别的树木,栀子花却始终是我最喜欢的。曾经有朋友诧异,不明白为何种栀子这样随处可见的毫不名贵的东西,似乎是一种浪费。他哪里知道我的心中早就有情结,这情结一直可以追溯到儿时。

  关于栀子花的最早的记忆是在儿时的叫卖声中。每年春夏之交,江南一带栀子花盛开的季节里,街边弄口便会出现叫卖栀子花、白兰花的老太太。印象中卖栀子花的老太太们都是干干净净的,挎一只小竹篮,用一块蓝色的阴士丹林布铺底,洒上水,显得很湿润;上面整整齐齐地排放着美丽的花儿,水灵灵的格外精神;那香气自然是浓郁的,嗅一嗅还有几分甜蜜的味道,在雨后的清晨或是慵懒的黄昏,那浓郁而甜蜜的香气弥漫在空气里,不由人不陶醉。老太太操一口软软的吴语,轻灵而悠扬的仿佛山歌似的叫卖声“栀子花~~~,白兰花~~~!”富有节奏和韵律,回荡在弄口街边,也回荡在我儿时的记忆里。

  栀子花很普通,一点儿也不名贵,而且很好养活,就像贫家的孩子。除了平日里经常浇浇水,很少花费你的精力。可是当它绽放的时候,奉献给你的却是那么的热烈;既便是花落之后,那碧玉妆成的满树绿叶仍然陪伴你走过金秋和寒冬,永不败落。

  栀子花的花色是象牙白的,隐隐的有些微黄的影子,愈发显得纯洁;栀子花的花姿是随意的,常常是肆意地婀娜着,不像玫瑰或郁金香那样的对称规整,愈发显得生动;栀子花的叶子是深深的绿色,还有一层蜡质,犹如名贵无比的老坑翡翠,亮丽而沉静,简直就是精美的工艺品。最迷人的还是栀子花的香味。妻喜欢剪下一株带叶的栀子花,插在透明的玻璃杯里,放在案头的书堆上。于是,那迷人的香气满屋的弥漫开来,自然而清新,和著书香,营造出几许温馨,使人沉醉。

  栀子花有形,美在其色、其姿、其叶、其香;爱花之心无形,美在一份恬静、一份从容、一份淡然、一份超然。在我看来,花草无所谓名贵,适目者尊,适心者贵,只要能够给我带来愉悦,带来快乐的便是最美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