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标准贯入 > 内容详情

[民间故事] 通匪命案

时间:2021-10-06来源:泥灰岩段网 -[收藏本文]

  一、临危受命
  
  清朝末期的某日,富阳县衙在灵桥村的晒谷场上设了临时刑场。只见,知府大人将“斩”字令牌重重一甩,说一声“通匪死罪,就地正法”,屠夫挥起鬼头大刀,只听“咔嚓”一声响,朱宏的人头落了地。朱宏,灵桥第一举人,何至于落得个身首异处呢?说起来,还有一段令人唏嘘的往事。
  
  朱宏中举那年,年仅十九岁。受朝廷重用,被派驻广东水师任营书。朱宏精明能干,深得水师提督的赏识。八年后,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病将其击倒,无奈离职回家休养。朝廷特赐他带七品官职回家,成了虚有官职的平民百姓。
  
  朱宏回到灵桥后,身体慢慢好转,被众乡人推荐为罗山八庄之最大的灵桥庄庄主,灵桥人习惯地称呼他为朱宏先生。
  
  那年,“长毛”(太平天国农民起义军)造反,声势浩大,势如破竹。村人听说,“长毛”已到了萧山,但凡“长毛”队伍路过或开进村庄后,只要稍有不从,就会大开杀戒,放火烧村……作为灵桥的一庄之主,朱宏先生睡不安耽,吃不知味,提心吊胆挨着日子,生怕有一日“长毛”开进村来。
  
  真是怕什么就会来什么。这日,县衙知县大人来到朱宏处说,据他派出去的探子来报,明日午后有一哨从南方来的“长毛”要开进灵桥休整。
  
  知县悄悄对朱宏说:“这次‘长毛’进村,衙门不便出面,就全权交给你来应付。一是你在广东呆过十年,听得懂也会说广东话,便于与‘长毛’沟通;二是你本身就是灵桥庄主,职责微创手术治疗癫痫病怎么样所在;三是你阅历宽广,口才出众,长于谈判斡旋,且官服在身,令人信服。”朱宏理解知县的苦衷,只得点头应允。
  
  翌日,朱宏先生在灵桥村东“长毛”必经的路口,摆上一溜十张枣红八仙大桌,桌上放满猪首羊头、全鸡全鸭,还有四季水果和精美的点心。朱宏身着七品官服,领着各姓族长,在村口翘首等待。足足等了近两个时辰,方见一队擎着义字旗的队伍远远走来。这队“长毛”队伍共有四五十人,由一个面孔黝黑的壮汉领头,昂首挺胸,精气神十足。朱宏迎上前去,向头领弯腰抱拳施礼:“鄙人朱宏,是灵桥庄庄主,带领族人在此恭候多时,迎接弟兄们进村扎营。”“长毛”头领大着嗓子说:“算你知趣!”
  
  朱宏以广东土话回应道:“我们一切听从头领安排。”头领一听朱宏纯正的广东土话,惊异万分,说:“你是广东人?”“不是,我在广东待过十年,当地话略懂一二。”“好说,好说,带我们进村吧!”于是,众人跟在朱宏身边,浩浩荡荡进得村来。
  
  灵桥村人早已将下街头几间空余的仓库楼房腾出,供“长毛”宿营驻扎,楼屋西边还有一空旷的晒谷场地,正好供“长毛”操练之用。头领见朱宏安排得妥妥帖帖,心中的戒备之心去了大半。
  
  朱宏不敢松懈,专门指派能说会道的两位村人,不分白天黑夜轮流待在“长毛”的营盘旁,说是随时听从“长毛”头领的调遣,实则私下交代两人密切注意“长毛”的所作所为。
  
  二、暗杀头领
  
  不出朱宏所料,几小儿失神发作分哪三种天后,“长毛”的本性有所显露,上酒馆饭店白吃白喝,偷鸡摸狗、骂人打架之事时有发生。更可气的是,个别“长毛”对灵桥村中的大闺女小媳妇动手动脚的。乡人们看在眼里,恨在肚中,朱宏一再交代众乡人,须咬牙忍耐,挨过半个月,“长毛”开拔后就会一切如常。可是灵桥街上的五六个毛头小伙子却看不下去,常常聚在一起议论,要给“长毛”一点颜色看看。
  
  一转眼,十来天过去了,“长毛”们毫无收敛的迹象。灵桥人的忍气吞声,换来的却是“长毛”更加肆无忌惮。一日午后,“长毛”头领照例酒足饭饱在街上闲逛,只见横街上的小伙子阿土走上前来,油腔滑调地对头领说:“我带你去个地方,那边有几个邻村的大姑娘在割草。”头领一听有大姑娘,两眼放光,就跟着阿土去了村南罗山脚下的大平滩。远远望去,果真有两三个穿着花衣裳的大姑娘蹲在那里割猪草。
  
  头领借着酒劲快速赶上前去,弯腰紧紧抱住了一个姑娘。说时迟,那时快,阿土从怀中掏出一把铁榔头,狠狠地砸在头领的后脑勺上。只见头领“啊”的一声,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
  
  穿着红红绿绿花衣裳的哪里是什么姑娘,而是三个灵桥小后生扮的。几个小后生七手八脚将“长毛”头领的尸体连拉带拖,移到山脚下的一块大石塔后面,那里早由另几位后生挖好一个大坑。
  
  几个人将头领的尸体推下土坑,扒上泥土,盖上茅草。几个人收拾完,对天发了毒誓后,各自回了家去。
  
  第二天一早,本是“长毛”队伍操练的时间,癫疯病怎么样治疗可“长毛”弟兄们一直未听见头领出操的哨声,“长毛”们开始着急起来,弟兄们开始分头寻找,天快黑了,仍音信全无。几个骨干一碰头,估计头领已是凶多吉少了,连夜派俩“长毛”去萧山向上面禀报。
  
  不见了“长毛”头领,朱宏先生也心急火燎,小后生们要报复“长毛”的事他有所耳闻,难道……不好!大祸即将来临,必须尽快了解真相,制定良策。于是,朱宏亲自借寻找“长毛”头领的机会,暗自调查“长毛”头领失踪的真相。结果,不出意料地在阿土那儿知道了前因后果。
  
  看朱宏脸色大变,阿土硬着头皮说:“朱宏先生,你别怕,我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一人去抵命就是了!”“你这个毛手毛脚的小后生啊!事情哪有那么简单呀!”朱宏皱着眉头,说,“你们几个当事人,千万不能松口,千万不能承认‘长毛’头领是你们弄死的。其他的事由我来想办法。”
  
  三、设计替罪
  
  朱宏连夜偷偷召集各姓族长及村中长老开会,商量对策。有的说叫小后生们连夜出逃,有的说全村人出外躲避,也有的说武装反抗……最后,朱宏让大家回去再考虑考虑,待明天“长毛”上面的人来后,再见机行事。
  
  次日午时,“长毛”去萧山报信的人领来了两名上级“长毛”头领,一个是新派来的替代的头领,另一个是派来处理失踪头领事宜的上级。他们差人将朱宏招去,对朱宏说:“下午召开全村乡民大会,要彻查暗害头领的罪犯。”朱宏只好差人敲锣,召集全体乡民在南殿庙集中,召开乡民大会。
西安好癫痫医院在哪   
  灵桥全村乡人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南殿庙广场上。朱宏说了开场白,要大家检举揭发害死“长毛”头领的凶手,台下一言不发,朱宏点了几个村人的名,回答都说不知道。
  
  最后,“长毛”头领杀气腾腾地上台讲话:“我们的头领被人害了,凶手恐怕就在台下,如果你不想连累全村,你就站出来承认,杀人偿命天经地义。限你们三天时间找出凶手。如果三天后还找不出,我们要血洗灵桥,火烧全村!”
  
  第一天很快就过去了,平静无事,没人报案,无人自首。第二天案件仍没有一丝头绪,灵桥村内暗流涌动,恐怖的气氛开始笼罩,村人们惊恐万分,坐卧不宁。很快到了第三天,一些胆小的村人开始收拾细软,哭爹喊娘准备出逃。
  
  快中午时,“长毛”头领见仍不见动静,于是,一声令下,集合队伍。“长毛”兄弟个个腰挎利刀,手持长戈。眼看“长毛”就要开始屠村,情势已是千钧一发。
  
  正在这紧要关头,只见朱宏先生火急火燎地跑过来,远远就喊:“且慢,且慢,我有重要情况向头领报告。”“长毛”头领听闻,摆摆手示意队伍暂停出发,原地待命。朱宏气喘吁吁地说:“听村人说,长期流浪住宿在秀才房里的几个外来的讨饭子,经常说你们弟兄们的坏话,还扬言要弄死几个弟兄解解气。有人还看见他们那天下午将一只麻袋沉入富春江中。他们有重大的嫌疑,你们快去捕来问问。”“长毛”一听有嫌疑人,即刻带了十几个弟兄,由朱宏领着来到秀才房村边的破凉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