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子将奚先 > 内容详情

若有爱,残冬亦暖

时间:2020-10-20来源:泥灰岩段网 -[收藏本文]

  叶枫一个人坐在梧桐树下的石凳上假寐。
  叶枫觉得最近很累,做什么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昨天一个人骑着他的太子250摩托车在郊外的高速路上狂奔,超越了一辆又一辆的汽车,后来,他干脆摘下头盔,任自己的一头长发在风中飞扬。他喜欢这种无拘无束的感觉,不想被俗事羁绊。回来的时候,他放慢了车速,在郊外的一处有水的草原处停下,用带着天山冰雪刺骨的冷水洗脸。
  秋季午后的太阳还有些暖意,洗过脸后,仰躺在草地上,带着墨镜默默的注视着蓝天上几朵淡淡的浮云。
  叶枫喜欢在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想一些事和人,只是满脑子都是蚂蚁的身影和她的笑声。“怎么了,难道我爱上她了吗?”不会的,我不可能爱上她的,她是我妹妹呀。只是满脑子都是与她在一起的场景,叶枫不知所措了。
  蚂蚁是马伊自己对自己的称谓。她说自己就是一只小蚂蚁,快乐的走在大地上,没有忧伤,没有眼泪,单纯的幸福着。
  马伊是一个孤儿,在她六岁的时候被叶枫的父母在南疆收留的,那时候马伊的父亲和叶枫的父亲是一起转业到新疆兵团的战友。只是叶枫的父亲是团长,而马伊的父亲以前是叶枫父亲的勤务兵。在挖沟建渠的年代,马伊的父亲因为塌方牺牲了,马伊的妈妈因为伤心第二年就病逝了,叶枫的父亲就收留了马伊。那一年,马伊六岁,而叶枫已经11岁了。
  马伊小学的时候,叶枫已经初中了。后来叶枫考上了新疆音乐学院,他从小就喜欢音乐,因为叶枫的妈妈当年是上海知青,是音乐学院附中毕业的。叶枫不喜欢钢琴和小提琴,却独独喜欢萨克斯和吉他,而且在高中的时候曾经试着自己谱曲,创作了几首歌,不过只给马伊独自吹过萨克斯听。
  那一年,叶枫18岁了,马伊13岁,只是西北的水把马伊养成了身高160的小女孩了,每次叶枫吹萨克斯的时候,马伊都会安静的坐在一边默默的听着,眼睛凝视着叶枫吹萨克斯的样子,心里扑扑的跳着,脸颊微红,眼眸流蜜。其实,在马伊小的时候,不少惹叶枫头疼。因为叶枫上面有两个哥哥,家里三兄弟没有女孩,叶枫的妈妈就特别喜欢小小的马伊,常常把马伊打扮的像个小公主般,在家谁也不敢欺负马伊。时间久了,三兄弟就都让着马伊了。
  叶枫的哥哥比他大七八岁,按他们的话说就是已经有代沟了,而且两个哥哥五大三粗,继承了父亲的体格,而叶病毒性脑炎引起癫痫枫细皮嫩肉的,虽然18岁的时候身高已经180了,但是文弱的像一个书生,是继承了叶枫妈妈的江南水灵,皮肤比马伊还要白。
  假期的时候,马伊越来越会缠着叶枫了。这时候叶枫高三的时候,马伊也进入了初中,叶枫是在市里的重点高中班上学,而马伊还在团里的初中上学。每到周末的时候,叶枫会回家住,那时就是马伊最高兴的时候。
  叶枫喜欢骑着哥哥的摩托在大漠深处的胡杨林的路上兜风,看着初秋的胡杨树漫漫的金黄在大漠里格外醒目,那种如火焰般的颜色让叶枫痴迷。马伊每次看到叶枫出去兜风都会缠着要一起去。行驶在路上的时候,马伊会紧紧的抱着叶枫的腰部,解开束着头发的发簪,大声的叫着笑着,有时候又会默默的贴着叶枫的背部一言不发。
  叶枫可以感觉到马伊已经长大了,少女的柔软和处子的体香,会让叶枫迷醉。停在那颗老胡杨树下,看着蓬勃的树枝漫延成斗一样,遮住了秋阳的炙热,秋风徐徐,带着秋天的轻柔和痴迷,远处的田地里的油菜花披着金黄的花衣,带过来一种清新。
  靠在胡杨的树干上,叶枫打开萨克斯,吹了一首(秋日私语),曼妙的音乐,如低诉,如呢喃,如风一样拂过马伊的心瓣。马伊觉得脸颊已经红透了,一丝妩媚悄然流露在眉间,她不知道为什么,也许年龄还小,不知道感情会有很多的变化。看着叶枫在秋日里白皙的皮肤,看着他细长的手指在萨克斯上不停的按着,迷离的眼神此刻透着光晕。慢慢的曲子演奏完了,马伊还沉浸在曲子里不想苏醒。一双柔软修长的手拉着马伊起来,耳边传来如磁般的声音:“小蚂蚁,起来了,我们去抓蝈蝈了。”马伊霎时桃腮泛红,胭脂般的脸颊躲闪着叶枫戏谑的目光。今天好开心,马伊在心里说着。
  叶枫大学四年里,创作了很多曲子,不过大多是校园歌曲。每年的假期,叶枫都想回家,不知道是回家看父母还是想看马伊了。
  大学里,叶枫曾经谈过一个女朋友,一个小巧可爱的江南女孩,只是女孩有些霸道的作风让叶枫很难适应,原以为爱情是甜蜜的,只是恋爱后却发现没有了一点个人空间了,女友每天都缠着叶枫,不让他和别的女孩打招呼,不许看别的女孩。渐渐的就有些烦躁了,就直接对女孩说“我们分手吧,我想有自己的空间。”叶枫在学校很有名,他自己创作的几首歌在校园里流行了好久,有些恋爱的男女都喜欢他的曲子,优雅浪漫,赋予现代感。重庆看羊癫疯哪家好r>   毕业后,叶枫留在市里一中当音乐老师,闲时候喜欢了网络,喜欢自己写一些试下流行的爱情歌曲,只是他自己没有好好的体会过恋爱的快乐,写的歌曲大多有些伤感和怀念的意识。
  马伊因为学习好,在小学已经跳了一级,其实,在她的心里有一个秘密,她想早早的长大,好和叶枫哥哥一起去上学.就在叶枫毕业后,马伊也考上了市里的师范学院,主修美术。马伊从小就喜欢画画。
  那是有一次在郊外看胡杨的时候,叶枫说过:“如果我会画画就好了,这里的风景多美呀,画下来会作为一辈子的留恋。”那以后,马伊就喜欢了画画,只是叶枫没有看过马伊画过几张画。马伊16岁的时候就明白了,那时候与叶枫在一起的感觉就是爱情的感觉,只是那时候还小,不能体会个中的感觉。马伊还喜欢唱歌,她的歌声在团里都是很有名的金嗓子。
  在马伊自己房间的一个皮箱里,有很多马伊的画,都是画着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在一起的快乐画像,有骑着摩托兜风时,女孩在车后架上一脸幸福陶醉的样子;有在大漠里,一个男孩捧着一对蝈蝈给女孩,女孩踮起脚亲吻男孩脸颊的画;有男孩吹着萨克斯的时候,女孩在一边痴迷的凝视男孩脸颊的羞涩状。有很多很多,都是女孩或凝视、或偷看、或仰望、或遐想男孩的图画。画中的男孩眉清目秀,分明就是叶枫的样子。女孩的五官很一般,没有过多的渲染,只有那一双眼睛大大的,带着妩媚,带着娇羞,带着渴望。每幅画的角落里写着一行字“若牵挂,君可知晓?”
  在皮箱最下面是一幅自制的画框,画里面是一只小小的蚂蚁听着男孩吹着萨克斯的时候,静静的趴在男孩的肩头,一旁有一首诗:
  “我是一只微小的蚂蚁
  我想
  爬进你的心瓣
  留下我的影子
  在你快乐的时候
  我可以感知
  我想
  进入你的世界
  留下我的歌声
  在你伤感的时候
  听着我的声音
  你会快乐的
  我是一只小小的蚂蚁
  经过你的世界
  留下一丝痕迹
  若牵挂君可知晓?”
  叶枫在学校当老师的时候恋爱过几次,只是时间都不长,他总觉得少了一些什么,他是感性的男孩,希望爱情是一种感动,一次心跳,一场风雨,一席倾听。癫痫病治疗费用大概需要多少啊>   马伊周末的时候都要到叶枫的学校宿舍里来,以致学校里好多老师都知道叶枫有一个漂亮的妹妹。叶枫和女朋友逛街的时候,马伊都会跟着,说自己不知道路,想一起看看,只是每次都会搀着叶枫的胳膊奔奔跳跳的,完全忽视了女友不善的眼光,叶枫也很无奈,但是心底还是喜欢马伊的举动。一种痒痒的感觉从心底漫延,就想这样一直走下去,也忘记了应该和女友说些什么,好几次女友都气愤的说自己有事先走了。每次剩下叶枫和马伊两个人的时候,马伊都会红着的脸颊依偎在叶枫身边做淑女状。
  马伊喜欢叶枫刮着她的鼻子亲昵的说道“小蚂蚁乖不乖呀”之类的话。其实,马伊在学校有很多男生在追求她,只是她都不屑一顾,她的心底都是哥哥的影子,哥哥吹萨克斯的样子,哥哥弹奏吉他时酷酷的帅样子。
  寒假来了,马伊不想回家了,就住在叶枫的宿舍,弄的叶枫只好和别人搭伴了。双休日的前一天下了好大的一场雪,看到下雪了,马伊很想去滑雪,就拉着叶枫一起去滑雪场了。
  在滑雪的时候,马伊装着不会滑雪,让叶枫拉着她的手一起滑,不时的还会跌在叶枫的怀里,装作腿扭了。每次叶枫都会停下来,捧着马伊的小腿轻轻的揉着。靠在叶枫的怀里,觉得很温暖,都忘记了现在正是寒冬了。
  春节一过,马伊就是21岁了。现在整个心底都是叶枫的身影,走路的时候,吃饭的时候,就连晚上睡觉的时候还有哥哥在梦里对着她笑。娇羞的眼眸流着蜜一样,看着叶枫心里也惶惶的不知所措了。这就是爱情吗。
  记得除夕夜的时候,妈妈曾经打趣的对马伊说道:“看,我的闺女越来越漂亮了,不知道哪家的小伙子有福气可以娶到我们的伊伊呢。”说完还看看叶枫。马伊撒娇的说道:“妈……,我不嫁啦,我要陪着妈妈一辈子呢。”
  冬天来的晚,走的也很晚,都三月了,外边还是残雪未融的泥泞。周六拉着叶枫一起去红山看了泛绿的小树,马伊穿着红色的薄羽绒服,蓝色牛仔裙,细长的腿上紧绷着保暖丝袜,在软靴的衬托下长腿玉立,叶枫看的眼睛都直了。马伊在心底偷偷的笑着,她喜欢看叶枫偷看他时的样子,那是一种喜悦,一种兴奋,一种说不出的快感。
  叶枫今天穿着浅棕色风衣,带着博朗眼镜,一幅书生气。牵着马伊冰凉的小手,那柔弱无骨的纤细握在手心,一股跃动在心底惶惶的。
  走在路上,行人看到这对北京治癫痫病哪个医院最权威金童玉女般的组合,都不时的频频回头。马伊紧紧的挽着叶枫的胳膊,将自己最柔软的部位在叶枫的手臂上摩挲,惹得叶枫血液加快了好多。
  在那棵老梧桐树下,一缕绿丝从枝条的眉梢处绽放,哦,春天的影子原来在这里。马伊快乐的叫着,牵着叶枫的手跑上前去,用手指轻轻触摸那一缕嫩芽,一丝冰凉和柔软从指尖渗入皮肤,流转到心扉。马伊暗暗的有些伤感,这个春天的希望会不会实现呢?看着马伊娇嫩的脸颊在风中冻得通红,不由的张开双手环抱着她,用脸庞的热量温暖着马伊的桃腮。马伊霎时间觉得血液流动了很快,搂着叶枫的腰,低低的倾诉:哥哥,你知道吗,我很想你。叶枫也深情的自言自语:蚂蚁,我的小蚂蚁,你爬进我的心底了,我想娶你,好吗?
  两个人都用自己才能听得到的声音诉说着彼此心底的眷恋。叶枫捧起马伊的脸颊,眼神深邃的看着马伊,慢慢的俯下。马伊紧张的搂紧他的腰,微闭着眼睛,等待那一片深吻。叶枫终于吻下去,不过只是吻了马伊的眼睛,他害怕太仓促,引起马伊的反感。
  马伊觉得眼皮有一股温热和湿润,心里觉得有些遗憾和失落,想了想,主动的睁开眼睛,吻上叶枫的唇,笨拙的只是在叶枫的唇边摩挲,她最然看过很多接吻的镜头,毕竟是自己的第一次,有些慌乱和羞涩,害怕叶枫看见自己主动会小看自己,心里正在忐忑呢。
  叶枫此刻的心情激动的不知道怎么办了,原来妹妹一直是爱着自己的。那只灵动的蚂蚁终于成熟了。他用舌尖顶开马伊的唇,在口腔里搜索马伊的香舌。当两只舌尖相触后,短暂的窒息让两个人如电流通过。其实,叶枫也从来没有接吻过,以前的女朋友大多是知识女性,也不好意主动索吻,而叶枫每次恋爱都是同事或同学介绍的,心里多多少少有些抵触,所以也不会主动去吻女孩。舌尖轻触分开后用迅速的接近,在马伊的口中纠缠着,淡淡的处女体香熏陶着叶枫有些悸动。
  走过梧桐树后,是一片长长的青石路,路上清静的没有一丝残雪。知道了彼此都在爱着对方,走在路上的马伊快乐的张开双手,叫着“今天好幸福呀!”多年来的牵挂今天得到了回报,心里的幸福感在眼眸流露着,粉腮红润的如嫣红的玫瑰。看着这一切,叶枫也很激动,爱情终于有了方向,幸福还会远吗?
  初冬的冷风还是有些冷,可是此刻两个人只觉得全身滚烫。原来,若有爱,残冬亦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