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外无旷夫 > 内容详情

天边的云3

时间:2020-10-20来源:泥灰岩段网 -[收藏本文]

  三旧友无恙
  
  一块镀金的牌子“诚信中介”,悬挂在西门菜市对面,陈旧待拆迁的门面上。还没等冷筱建进屋,老板李田忙迎出门:“冷,老,你今天怎么有来啊!”李田转念一想:“哦,放假,给记忘了,呵呵。。。。。。”普通话中夹带本地方言,从他那一米七八高个的男中音声带中发出,到有几分润味,特别是那“呵呵”笑的很入耳,显示一个从事服务行业的人不怕烦琐,为民服务,敬业素质。李田热乎地叫服务生去泡茶,服务生不明白似,睁大,李田重复说:“泡一杯那红听的极品毛峰茶来。”
  
  李田比冷筱建高一级,他们多是当年在二中毕业的,在校时并不知道。认识是在八四年。
  
  一次系统普通话培训上认识的,当时就餐是八人一桌,就这样冷筱建与李田又在同一桌子就餐,两人一见面就聊的很投机。
  
  李田长着一张标准“国字形”脸庞,古铜色皮肤,鼻梁上架着近视眼镜,更增添几分人的气度。黑的有点发亮卷发,梳在脑后,象是经过理发师特修饰一般。一件细格子休闲服上衣,下面是洗的有点泛白牛仔裤,这样装束配在他一米七八躯体上,将他活力显得是淋漓尽致,一派风流倜傥样子,不知引起多少的眼球。学习之余老师们拿李田开玩笑:“费翔,来两句给我们听一听啊!”此时李田也不推托,索性学着费强那红遍大北的歌:
  
  你就象那里的一把火
  
  熊熊火焰了我的心窝
  
  每次当你悄悄走进我身边
  
  火光照亮了我
  
  你的大眼睛明亮又闪烁
  
  仿佛天上最亮的一颗
  
  你就象那一把火
  <羊癫疯吃什么能好转br>   熊熊火焰温暖了我
  
  你就象那一把火
  
  熊熊火光照亮我心窝
  
  。。。。。
  
  别说呢,李田唱腔举止真不赖,赢得老师们一片合彩声,唱完了那双眼还盯着冷老师,示意:你就是冬天里的那把火,仿佛是天上星星最亮的一颗。
  
  说来也怪,当时有位漂亮的女老师,对李田可殷情了,每天晚上帮他洗衣服,体贴入微。不知为何李田没有跟那位老师谈下去。后老师们私下里议论,说李田不个性张扬的。也不知是否对,也没人去考究。
  
  当时,学习安排在翠湖水上公园。初夏的翠湖,湖光山色,得天独厚,湖水清澈碧透,青山起伏连绵,兰香是随风飘散。傍晚,学习一天的老师们都想在般夜幕中,放松一天紧张的神经系统。
  
  冷筱建与李田,他俩也总是不约的走在一起,俩人相见总是那么含蓄一笑。
  
  一天傍晚,俩人又是不期而遇,并排走在很窄人行道上,偶尔俩人手不自觉的碰在一起,象是触电一样,赶紧一人走在前,走后,两个总是保持着一步二步差距,两个人心照不宣,长时间的。。。。。
  
  疲倦的躲进了云层休息,只留下几颗懒洋洋的星在放哨。柳条在晚风中摇曳,湖水象块墨镜。。。。。
  
  “啪啪”几声水响,打破这的氛围,原来这是在水下鱼儿,赖不住一天的,跳出水面呼吸点新鲜空气。气氛一下活跃起来,
  
  李田说:“你知道吗,这翠湖上游是那里吗?”直接把老师,姓多舍了。冷筱建说:“不太清楚,让我想一想。”低着头在寻思。走在前面的李田等待冷筱建的回答,变回过头,脚也便停了下来。冷筱癫痫病通过药物都能治好吗?建向前一迈步,头一抬正于李田的回步撞个满怀,一时俩人贴的如此之近。“你说在哪里?”冷筱建轻声,低着头细语着。她不敢抬头,她被李田身体中,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鲜黄瓜味,冲的心里热乎乎。她将站的两只腿紧了紧,似意自己身体不要再向上升温。她知道这是女人体内的“荷尔蒙”在作怪。李田也低着头,两只手不自然摩擦着,声音带着颤抖:“在我,在我上班的那里啊!清源村。”“哦!”冷筱建应了一声。像这样近,在夜间跟男人在一起,还是头一次。狂跳着心,好在晚上,也看不到红烧的脸庞。李田看冷筱建在移动腿脚,以为站累了,顺势一手带了把冷筱建的“柳条腰”,冷筱建一侧正侧在李田左怀。俩人急剧地喘着气。。。。。两人花样的年轻人象等待开放的荷苞。李田语气断断续续:“我,我们,我。。。。。”男人渴望想达到的目标,最终还是通过睿智和那有力臂膀。李男伸出双臂一下子将冷筱建搂在怀中。此时的冷筱建没有拒绝,两人抱成一团。冷筱建像在雾里,她晕厥,感觉一个好大锤子在她那裙外钻击着,直顶她小腹全身绵绵,而且是从没有过的舒服,于是紧贴着跟随着“大锤”上下起伏。。。。。翠湖不存。。。。天地不存。。。。世间万物不存。。。两个人沉浸于情绕意绵之中。。。。李田有力身躯直抱的冷筱建喘不过来气,他低下头捧起冷筱建的脸,冷筱建感觉一股热火在嘴上升起来,她心底猛一阵:不能要。于是,猛力推开李田:“不要,不要。。。。。”理智告诉她:他不是她的‘大嘴’。两个人很失常态,都不好意思的整理起衣衫。。。。。
  
  月亮像一位饱经风霜的,不紧不慢地又从云片中探出头,理着白花花头发。。。。。
  
  当时,冷筱建虽然对李田好感,但并有想交谈,她只想好好充电自己,再多学习点知识,将来还要考大专。癫闲病治好要多少钱>   
  十多天学习会上,俩个人形影相随,大有成为一对绝佳。学习的老师们无不这样肯定俩人将来的。。。。
  
  冷筱建温和的说:“李总,,您好,我来看一下目前二手房行情,看看我那房有人要没有。”
  
  冷筱建,叫李总是有原因,李田呈参加国家人才库考试,后来入取,分配在湖平的一个乡司法所工作,本想通过这样考试使自己换一个好一点环境,不料分的更远。当时李田一门心思就想距县城近点,说白了是与冷老师近点,那时冷筱建给了他明确的答复,而且专门写了一封信《关于26岁后后恋爱》的信,李田大惑不解,为何要等到26岁后再来恋爱。冷筱建,也没有说出所以然,只是一再强调,等她26岁后恋爱结婚。
  
  李田到新单位,由于工作努力,不到二年就被提升为所长。年纪轻轻就当上所长,身边说媒的自然多了起来,后经人介绍于一个比自己大三岁的,也是老师结了婚。
  
  有一回与冷筱建在街上遇上,冷筱建开玩笑的说:“兄长,跟老师真有啊!”李田脸翻过一阵微红。装着慎重说:“唉!别提了,兰”。他还记得冷筱建当年给他写信用的别名,当年两人之间写信冷筱建就喜欢用这个“兰”字,冷筱建说,她这身最爱兰花。冷筱建看着他那么深情说着自己的别名,斜着眼,眯着嘴角,笑了笑说:“谁叫你没耐心啊!现在后悔了哈。。。。。呵呵。。。。。”
  
  后来,冷筱建听同事说李田同吴老师因不和了,一个五岁给了吴老师,而李田后来又不愿意呆在“那鬼多不散尿的地方”只好出来开跟人合伙开了几年房地产公司,看房地产行业有点“皮软”又改行做起中介服务。也弄到些钱,后面的不成排,成班是不成问题的。总之,他做那行也还像那行,这点颇让冷筱发烧引起的抽搐,还出现神志不清,眼睛直直的,头倒向左侧,睡觉也不安稳,不知道怎么回事?建佩服。
  
  “冷老师啊!只从后国家对二套房采取了一些列限购令,而且银行对二套房贷款限额大大紧缩,现在好几家中介多关门了。唉!”李田两手一摊,一幅可怜惜惜的样子。
  
  “我那套有人问吗?”冷筱建,试探的口气加重的问。
  
  “不满冷老师说,你那套面积太大了,难买啊!好多人看了,房子不错,就是价格太高了。”
  
  这时服务生将上档毛峰香茗端上来,李田接过来,亲手递给冷筱建,轻柔地说道:“兰!”此时的冷筱建,心里瞬间滑过一条暖流。那心是不是久违干枯,没有得过雨露滋润怎么了,从心底很快传递到眼睛。眼睛是的窗户。冷筱建习惯的抬起头,端着茶杯,看着墙上悬挂的房屋交易价格表。她是在极力的淹没内心的波动。。。。让自己眼不再湿润。。。。
  
  那是,冷筱建在桂府住了不到十年,一套近二百平米的四居室“挂号”在李田房屋中介在买。
  
  冷筱建仔细的在看中介交易表,眼睛盯住在价格栏内,对李田说:“李总啊,我考虑将房价下调百分二,请您尽快帮我将房推荐出去哦,等米下锅呢!呵呵,可辛苦你了。”冷筱建说完,眼眸眸李田,嘴角咪着一丝笑意,李田见冷筱建笑着看自己,忙伸出手握住冷筱建的手说:“放心吧,兰,我会全力为你效劳的。”一幅很殷情样子。话说完了,手还在握着冷筱建的手,冷筱建不好意思的将手抽了出来。
  
  她总是慢条斯理,文邹邹的,笑不露齿,不失女人稳重。看似冷淡,听她说话,给人一种很舒心的快慰感。属于那种很有亲和力的女人。难怪背后人们议论刘刚,太有福气娶了那么一位漂亮闲慧的老师。(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