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标准贯入 > 内容详情

我带一帮亲戚,回撕恶心相亲男_散文

时间:2020-10-16来源:泥灰岩段网 -[收藏本文]

  关注置顶?“疯子”,让我做你的树洞。

  三花门里的疯子

  疯言疯语:

  奇葩相亲男。

  文:辛鲜感

  01

  黎斐不是个能干的女孩,这里的“能干”特指家务事厨艺那一块。

  大学快毕业才学会怎么下面条,又过了半年才学会怎么做荷包蛋,如今大学毕业四年,她的做饭水平,还保留在饿不死,难下咽的水平。

  所幸,平日上班公司有食堂,假日有外卖,这小日子,她也能过得滋滋润润,把自己养的白白嫩嫩。

  这所有的精力呀,就都丢到工作里去了,拼命三娘,这个称号可不是随便叫的。

  可是她不在乎,并不表示父母不在乎啊,这不,才过26岁生日,黎斐就开始被父母催婚了。

  “你都26了,转眼就30了,要开始准备认真谈个恋爱,谈两年就结婚。”

  父亲在电话里和她絮絮叨叨着说,妈妈在一边附和。

  做父母的嘛,最大的愿望就是儿女能够成家立业。

  没有先后,成家和立业一样重要,甚至于,在父母眼里,女孩子,成家的重要性甚至大于立业。

  黎斐嗯嗯嗯地听着,压根毫不在意,她毕业后留在了北京,没回老家,所以父母的耳提面命只剩下了耳提,就听着好了,反正他们距离远,管不了。

  这天是周日,忙着做周一教学研讨会要的PPT,黎斐一时错过了饭点,等到想起要吃饭的时候,时间已经是快深夜了,她只能吃泡面。

  一边放调料包,一边听着父母发来的语音通话,心不在焉地应着。

  可是这次,父母显然是有备而来,直接推荐了一位他们认为的青年才俊给她,让她无论如何都要抽空去见见。

  那是表嫂的表弟,也在北京上班,听说是今年刚考上博士,学历比黎斐高,他的家里都挺以此为傲的。

  “我已经替你答应见面了,这次相亲你们一定要多见几次多了解一下,不准一开始就回绝!”父亲在通话里反复叮咛。

  黎斐看了看日程表上,记下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算算时间,那天正好休假,那就……去吧?

  02

  面前这个男子头发整齐,看起来也并不腼腆和木讷,他颇为自然的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王彦,XX大今年的博士生,研究分子和原子的,很高兴见到你。”

  黎斐也笑了一下,伸手老年癫痫病能有效治疗吗握手,算是认识了。

  才说了几句话,这个叫王彦的男子就很自然的规划了两人的节目。

  “我们等会去看这个电影。”他挥挥手,不容分说。“先看电影,再吃饭。”

  黎斐的手机微信上,表嫂的留言排山倒海而来。

  “你必须得帮我撑个全场,我这不也是没办法,我家那边老说我是姐姐都不替弟弟的婚姻大事想办法的……”表嫂说,“正好你们都在北京,就见面认识一下吧。”

  黎斐心里一软,也就不再吭气,表嫂在老家医院上班,有时候父母有个头痛脑热开药平日里表嫂也挺肯帮忙的,这个面子,自己得给。

  可是看电影时,王彦一直跟着电影屏幕在说话,他非常喜欢做剧情分析和评论,发表高论,黎斐实在是忍无可忍,提醒了几次无果后找借口没有吃饭就提前走了。

  原本以为只是一场应付式的相亲,既然躲不掉,又不想让父母没面子,就应付一下,却不料实在是混不下去,王彦的自以为是让黎斐感觉很不好。

  回到家没多久,黎斐就接到了表嫂的电话,她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我知道我这表弟不会做人,被父母宠坏了,情商短板,可你一次就否决了,叫我面子往哪里搁……”表嫂哭丧着脸,“而且我那个表弟对你印象挺好的。”

  黎斐所有回绝的话都被表嫂堵住了。

  “你好歹多见几次,才能多了解一个人,看看到底是否合适吧?”

  最后连父母都出面劝说女儿,强烈要求黎斐多了解一下王彦,也同意表嫂的看法,说只是一次的见面代表不了人品和是否合适。

  黎斐是万万没料到,自己竟然也会有相亲局中抹不开面的那一天,她只能答应再和王彦约会一次。

  03

  这次的王彦不知道是不是被表嫂教育过,在邀请吃饭和两人见面的初期,表现都挺好,话不多,也没那么话痨。

  两人约会在一家西餐馆,黎斐没有迟到,王彦对她的准时交口称赞,点了一个小牛排后,两人相对无言。

  今天的王彦穿得正式了些,也收拾得干净利落,如果只是论印象分,这次明显强于上次。

  “没什么,准时而已。”黎斐谦虚了一下,“这是基本的礼仪吧。”

  “对,对。”王彦很是认同地点点头,“我就挺喜欢你这点的,很听话,我就想找个听话的女孩子。”

  黎斐眨眨眼,感觉这句话听着有点不太舒服,她没说话。

  王彦的眼睛在黎斐的耳朵脖子和手腕的首饰上打了个转:“你的工作收入还不错吧?每个月多少钱?”

  黎斐感觉更不好了,这还没说两句就切到这么实际的问题上很不礼貌,她笑了笑,没说话。

癫痫是怎样产生的

  “我听我表姐说你一个月下来也有个一两万。”王彦摸着下巴沉吟了一下,不知道在想什么。

  小牛排正好上了,黎斐低头立即开吃,准备快点吃完就早点说清楚,所以她没吭气,还是笑了笑。

  “我还听我表姐说你父母都是老师,你的家庭条件还不错。”王彦又说。“你是音乐老师,你在读书的时候,是不是成绩不太好?”

  呃?黎斐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看着他。

  王彦开始滔滔不绝,他认为学艺术的人都是智商不够的人,成绩不好,才会去学艺术,凑合着生活。

  黎斐一言不发放下刀叉,她有点忍不下去了,这才开场三分钟,这个王彦就把天给聊死了。

  你觉得学艺术不好,那你干嘛还要过来和我相亲?

  她拿起餐巾纸抹抹嘴,正想着开口说着回绝的话,王彦那边又开口了,惊雷一个接一个。

  “跟我在一起呢,你就要做好吃苦的准备。”王彦清清嗓子,强调,“自然美就好了,不要穿金戴银,那些个几千上万的包我看跟几十的也没差别,为了虚荣我最看不起。”

  04

  黎斐笑一下:“那还是有差别的……”

  “你看你看,刚夸你听话呢。”王彦略有些不满,“就算你有不同意见也要注意表达方式吗,要是有其他人在场,你是我女朋友,这样顶我多不给我面子。”

  黎斐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我不是你……”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不用说了。”王彦摆摆手,“放心吧,我们既然在一起,剩下的你不懂事的我会慢慢教你的。”

  黎斐不再吭气了,干脆抱胸往后一靠,然后打开手机录音,听他说。

  王彦挥舞着刀叉,从女德开始说,说到礼义廉耻,上下五千年,全部说了个够。

  更离谱的是,他竟然堂而皇之的说买房子的首付要黎斐支付,因为黎斐工资高,而他还在读书,读的可是博士。

  心里的小火苗一直在蹭蹭的燃烧着,黎斐却还保持着微笑不语。

  她慢慢又开始吃小牛排,一口一口,吃得蛮悠闲。

  整整二十分钟后,王彦终于在介绍完他父母亲的口味后,收住了嘴。

  “就这些,你只要记住,我爸不能吃油太多的,我妈不能吃辣。我倒无所谓,不忌口,都可以。”

  “衣服呢,最好每天都要洗,然后烫好……”

  黎斐实在是忍无可忍,她故作惊讶:“难道我表嫂没说过吗?我既不会洗衣服也不会做饭。”

  王彦明显噎了一下,继而很不解地看向黎斐,“你一个女人怎么连洗衣做饭都不会?你这样会嫁不出去的。”

  黎斐赶紧陕西都有哪些癫痫病医院拍手,语调轻快:“说得也是,我也是这样想,所以我就不耽误你了,我们没缘分,也不合适,以后就不要再联系了。”

  她简直如释重负,她已经整整煎熬了半个小时,这样的总算可以交差了吧,话说出来了心理舒服多了。

  她甚至起身准备走,谁知道却被王彦一把拉住。

  05

  王彦一副痛心疾首和不得不往后退的样子,“你可以学嘛,洗衣,做饭,这都是很简单,你多学学就好了。”

  黎斐不吭气想挣脱他的手,扭头就走,不然她真怕自己会发火。

  王彦攥着她的胳膊不放:“我已经很好说话了,你都26岁了,能有人要你就不错了……”

  漫天大火就这样腾的一下子给烧了起来,黎斐再顾不得什么面子。

  她用力一拍桌子,“我26岁怎么了?是吃你的还是喝你的了?你自己没长手长脚吗?你是残废吗?你家里有矿吗?还是你真的了不起到像比尔盖茨?”

  “在我眼里,你什么都不是!对女人诸多要求,也不撒泡尿看看你自己是个什么货色,配不配得起这些要求。”

  黎斐伶牙俐齿地回了一顿后,拎起包就走。

  王彦在后面气急败坏,恼羞成怒,拿起桌子上的盘子就往黎斐的身边丢去。

  当盘子炸响在黎斐脚边时,把黎斐吓了一大跳,她的脸色煞白差点摔倒,被一边的服务员扶住,而后,餐厅经理快速报了警。

  一场相亲变成一场闹剧,最后闹到了警察局,这也算是奇事一桩。

  这件事不是什么光彩的事,王彦没在亲戚面前提,黎斐自然也不会提,双方都不约而同的说是和对方合不来,相亲作罢,这件事也就渐渐过去没人再提。

  而父母唠叨了几句后也只能算了,黎斐也不再在意,日子再度恢复了平静。

  一个月后,正逢国庆假期,黎斐兴冲冲回家探望双亲,刚刚进门,就看见母亲铁青的脸色。

  “妈,你这是怎么了?”

  黎妈妈没有好脸色,她今天去医院开药,表嫂提到了上次相亲的事,说到这两天回家过国庆节的表弟王彦对黎斐的评价,自然全无好话。

  黎斐啊了一声,这个雷劈得她有点懵,她以为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怎么还有后续?!

  而且,为什么会都是她的错?她错在哪里?

  06

  黎妈妈气得有点抖:“他说你爱慕虚荣,还说你报警抓他,如果不是因为他顾及亲戚面子,当时就告诉我们了,是他宽宏大量不和你计较的。”

  黎妈妈不依不饶,这件事闹得那么难看,老太太想不通,非要找个说法,甚至较真起来。

山西正规的癫痫治疗医院在哪里

  “这件事到底是怎样的?我得弄清楚,不然这个小地方,他们会一直拿出来说,你拍拍屁股就回北京上班了,我可是要在这个地方做人的,我不能忍。”

  黎妈妈约了几家亲戚一起吃饭,在饭局上,黎斐不得不把手机录音和警察局的报警单之类的全部拿出来给大家看。

  “警是餐厅经理报的,他往我身上摔盘子,伤着我了,餐厅经理怕出事,所以就报警了。”黎斐说,“笔录上都写了,不是我报的警。”

  黎斐一脸真诚,也一脸无辜:“表嫂,不是我的锅,我不背,不合适而已,干嘛往我身上泼脏水?”

  表嫂那一大家子人脸上的表情,真是五颜六色,缤纷得十分好看。

  王彦脸都青了,却半天没再说一句话,他也没料到自己随口给自己贴金的一些话,会被表嫂拿去多嘴,然后又闹成一场正式的亲戚家的饭局解释会。

  他横了黎斐和黎家父母一眼,看来这家人个个不是省油的灯,女儿厉害,父母也不弱。

  他从鼻子里哼了哼,对黎斐说:“以后我们少来往,反正彼此都看不惯对方。”

  黎斐笑颜如花,频频点头,求之不得,“我也这样想,那真是再好不过!”

  这个男人,她无福消受,谁爱要谁要吧,她黎斐,花自己的钱,走自己的路,这种男人,她要不起。

  (本文完)

  疯情好物:

  李湘女儿写字让书法专业学生自愧不如!写一手好字,到底有多加分!

  天哪!我家的筷子有毒!

  30天塑造超模腿,魔力裤真的存在!的筷子有毒!

  凌晨1点,闺蜜发的朋友圈吓呆我

  往期好文:

  闺蜜组局,把我2个男友叫来活跃气氛

  高傲老公在家当大爷,竟给野花倒垃圾

  倾诉:踹了邋遢老婆,我神清气爽

  渣前夫为娶野花,找我借50万彩礼钱

  我每次去洗手间,继父就偷看

  THE END

  嗨,我是三花门里的疯子。

  这男人是有皇位要继承还是坐拥十个亿?读个博士就了不起了?能跟螃蟹一样横着走?工资没女方高,还有脸说让人买房,养自己,得嘞您嘞!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我们地球不适合您生存。

  好了,喜欢三花门故事的,

  要忘了常来哦~

  难得吆喝,点个“在看”再走不迟啊~